山東局扶貧干部王建東:賣菇記

來源:山東局  發布時間:2020年10月16日  瀏覽次數:

打印

  2012年10月20日,我作為山東局選派的省直“第一書記”,看到自己幫扶的山東省菏澤市巨野縣大義鎮大王莊村食用菌種植基地鞭炮齊鳴,人們笑逐顏開地啟動金針菇裝袋儀式,心里格外高興。此前,經歷了4個多月的考察、調研、論證、匯報、決議,克服各種困難,跟村民做了大量的思想疏導工作才最后形成統一意見,并搶在10月中旬完成大棚建設并啟動種植儀式。但這只是個開始,后面還有很多困難要克服,尤其是銷售問題。
  那年,完成大棚種植已經比正常種植時間晚了近40天,加之2012年奇冷的冬天和2013年春月里稀奇的高溫,又給命運多舛的大王莊金針菇種植增添了一道道磨難。幸好村里的干部和村民們,還有我這個“第一書記”,想盡一切辦法與低溫、高熱做斗爭,最終得到了好的回報:大王莊的金針菇長出了第一茬,而且長勢還可以。
  時間到了2013年正月出頭,村民們準備著出售第一茬金針菇。春節放假期間,我與大王莊村民、大王莊食用菌基地建設帶頭人、黨員祝玉寶電話不斷,安排聯系金針菇的出售事宜。當定下正月十二賣菇后,正月十一日,我就趕緊趕回村里主持協調賣菇工作,我所在的水文隊隊長王鳳寶驅車200公里直接把我送到了村里。
  正月十二這天,采摘第一茬菇先從祝玉寶岳母家的棚里開始。她們的大棚種植要早些,過去又種過大平菇,對金針菇種植熟悉的比較快,金針菇長勢很好。還有,這是大王莊有史以來第一次種植食用菌,首次銷售帶有蹚路子、探市場的性質,如果出師不利,可能會打擊棚主的積極性,所以我們說服老人先采摘他們家的蘑菇投石問路探市場。
  120袋金針菇,總重量7000余斤,裝滿了收購方派來的大卡車,滿載著村民們的豐收喜悅,在聘請的技術顧問的伴隨下,奔向了金針菇收購和加工基地。到了目的地,看到自己的金針菇鮮嫩色好又少水,與其他地區的金針菇相比,自然是上等品,就試探著給買方講價,可價錢一直談不上去。天色已晚,蘑菇還沒卸車,如果僵持下去,即卸不了菜,還得找地方住,到時候菜也不鮮亮了,費用也上去了。這時只能先按每斤2.1元算了。當天晚上9點多了,我打電話問情況,祝玉寶告訴我:“我們回來了,價格還是每斤2.1元,給的是14000多元的白條。明天我還要返回去,再找新買主”。聽著祝玉寶的話,我的心里即安慰又忐忑,安慰的是他們平安回來了,忐忑的是14000多元的白條對于村民來說,心里能踏實嗎?
  第二天,祝玉寶真的返回去了,他找到了新的買主。這個買主聽了介紹,看了帶去的菜樣,滿口答應要到我們現場看菜,定價,現場發錢。我聽了匯報后,心中暗暗思量:若真能在大棚那兒發錢,老百姓不再揣著白條過日子,那是多好的事啊。
  果然,買主應邀如約來到基地,看遍了全部20個大棚的金針菇,對菜的質量很滿意,當場說:“不用你們送,我來車拉走,運費我出,給你們到手的價格每斤2塊零5分?!边@價格合算,全部棚主們都同意。這天下午,村民們就在大棚前,領到了第一茬金針菇的錢,每個棚都賣了10000多塊錢,多的能達到15000元!
  到了農歷二月十三,第二茬蘑菇第一批有幾個大棚準備開始賣了。這次,那個買主在察看了蘑菇生長和質量情況后,對我們說:“這茬菇長得不如第一茬,給你們每斤一塊七八”。由于給現錢,村民們還是賣了。但大家總感覺銷路有些窄,容易受制于買主。于是,我們對買主收了菇后的情況進行了了解,發現絕大部分都外銷了。我們就琢磨,以后再這么砍價“不中”。后來,我和祝玉寶電話聯系上了聊城的一家買主,可以把菜直接賣給他。為了穩妥,買主還趕到大王莊基地,現場看菜、定價。
  農歷二月廿三,聊城買主一大早就來到了大王莊基地,看完菜的情況后,現場決定菜不用我們租車送貨,價格2塊1一斤,下一批還要。就這樣,當天,滿載七八噸重金針菇的大卡車,駛出了大王莊食用菌基地,村民們拿到了現款,個個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他們紛紛對我們的工作表示感謝。而作為“第一書記”的我,心里比村民們還高興,因為我能實實在在地為村民辦點事,為脫貧攻堅出一份力。
  從那以后,我們與聊城的這家買主建立了合作關系,為大王莊剛剛起步的食用菌種植基地今后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综合色天天色88,国产下药,精品小视频